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侵權曝光 > 正文

起底所謂“量子波動速讀”:家長“智商稅”太好收?

作者:佚名    來源:中新網微信公眾號    更新時間:2019-10-18 16:35:54   【發表評論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
讀完一本10萬字的書要多久?在某問答平臺,大部分人給出的答案是4~6小時。

 

小新的一篇文章大概在2800字左右,10萬字相當于35篇文章。用書作比較的話,海明威的《老人與海》英文原版書21750字左右,中文譯本不超過4萬字,10萬字已經達到長篇小說的篇幅程度。

 

在一些號稱“全腦教育”的教培機構口中,學過“量子波動速讀”法后,只要5分鐘就能讀完10萬字,并且還能復述書里的內容。

 

“量子波動速讀”究竟是什么?為什么這類培訓機構不斷出現?家長又為什么愿意為這樣的概念買單?

 

量子波動速讀?只是個名字而已

 

記者以家長身份實地走訪了北京一家“全腦教育”培訓機構,在該機構展出的海報和電子宣傳冊中,可以看到“量子波動速讀”“超級意念力”“五官感知”等相關宣傳,腦門兒吸勺子吸手機被作為成果展示了出來。

 

對比后記者發現,雖然發現不同的機構都把“量子波動速讀”作為特色課程推出,但是對于“量子”的解釋卻各有各的說法。

 

引起熱議的孩子們用“量子波動速讀”法快速翻書閱讀的視頻中,相關機構人員講述原理稱,量子會跟量子產生糾纏,而量子在糾纏的過程中又會產生波粒二象性,通過眼睛作用于大腦,最后眼動腦動,讀完整本書。

 

而記者走訪的這家機構工作人員稱“‘量子波動’速讀只是個名字而已,跟量子沒關系,更像是升級版的快速閱讀。”工作人員說,在他們這里,快速閱讀是一分鐘看2000~5000字,而“波動速讀”起步就是1分鐘看5000字以上,其原理是“把左腦關閉,用右腦閱讀”,訓練得當的話,能達到1分鐘看8000字的速度。

 

“孩子們翻動的書都是他們看過的,而且至少看了3遍以上。”該機構主講彭老師稱,在他們“量子波動速讀”的宣傳視頻中,孩子手中撥動的書都是認真看過的。

 

“波動讀書肯定要撥書的呀!”工作人員稱,撥書的過程其實是孩子在認真看過書以后,復述書中的內容。

 

“量子波動速讀”(光波速讀)電子宣傳頁

 

該機構解釋培訓理念時稱,全腦教育包括左腦和右腦,左腦是邏輯思維,右腦是圖像思維。正常人用左腦,一般6歲以前的孩子右腦還沒有封閉,6歲以后,右腦長久不用的話,就會封閉退化。使用他們的方法讀書后,孩子讀書的時候腦海里會出現圖畫和聲音。

 

而腦門兒吸手機和勺子則是“超級意念力”的訓練結果。工作人員稱“人的腦門兒上有個很強大的磁場,專注力夠的話誰都能做到(腦門兒吸手機),而且吸著手機來回走都沒問題。”

 

蒙眼辨色也是“五官感知”訓練的表現形式。在訓練階段,老師會引導學生想象每個顏色對應的聲音和感覺,最終,孩子能實現用靠觸覺聽覺嗅覺來辨色。

 

機構:一萬九千八,“全腦教育”帶回家

 

記者走訪的這家“全腦教育”機構除了寒暑假組織的訓練營活動外,并不直接接觸學生,用工作人員的話來講,他們主要是“孵化老師”,通過培訓老師,借助老師自己開設的各類教輔機構傳播“全腦教育”的理念。

 

想要進入“全腦教育”行業并不難,只要自己有培訓班或者類似“小飯桌”的托管班,交19800元就可以成為該機構的聯盟店。機構負責培訓兩個老師,培訓分為3次,每次3~5天,培訓結束后就可以掌握“全腦教育”的方法。

 

在培訓現場,記者發現,參與培訓的人員身份各異,有在校老師、全職母親、培訓機構老師、自由職業者等。對于接受培訓的人員的資質,該機構表示并沒有要求。“我們只是一個平臺,給大家提供這樣的理念和學習方法,具體辦班兒和學習效果要看培訓的老師經驗如何。”工作人員說。

 

談及培訓價格,該機構表示面向學生的具體課程定價是由各個培訓班自己決定的,他們并不參與。而該機構自己的招生頁顯示,參與3天封閉特訓以及21天線上打卡學習活動需要9800元。記者了解到市面上“全腦教育”課程的價格在1萬到6萬不等,培訓周期在5~7天。

 

“自己只是給老師教,至于老師回去之后怎么教學生,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兒了。”工作人員表示。

 

培訓現場,伴著“感恩的心”的背景音樂,一位參與培訓的在校中學英語老師聲音顫抖地表示“感謝XXX機構給了我這個機會,讓我接觸到這么先進的理念,雖然我弟弟是醫生,他告訴我全腦理念都是騙人的,可我相信自己的判斷。”

 

“全腦教育”流行背后:波動的是焦慮

 

不少網友調侃,報名的都是交“智商稅”,然而“全腦教育”機構的遍地開花是有其生存土壤的,家長們的焦慮則是催化劑。

 

隨著《最強大腦》、《挑戰不可能》等節目的熱播,人們對于大腦的想象力也被拓寬了,“腦科學與教育”也成了在學生和家長中大肆傳播的神話。在“量子波動速讀”法出現之前,“松果體開發”也曾被奉為神話,但這些都是披著“全腦教育”的外衣、沒有腦科學證據支持的教育亂象。

 

延安大學神經外科教授周志武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科學上并不存在任何專門開發孩子腦潛力的技術。”而“蒙眼識物”等類似的潛能開發,周志武稱,目前還沒有科學依據能證明人類有這些特殊能力,更無從談及開發和利用。

 

在上述培訓機構主講人的口中,“大語文”時代,語文課程要求提升閱讀速度,拓寬閱讀量,與此相呼應,考試題目的字數越來越多(6000~12000字),有的孩子連卷子都做不完,這無疑讓家長和學生感到焦慮。

 

就此,記者采訪了幾位家長。兒子正在讀初中的張女士表示,課堂外,老師要求一個學期至少讀10本書,每天中午抽40分鐘來讀,是可以讀完的。

 

魏先生的女兒正在上小學,老師要求每周看一本課外書,并寫讀書小報,雖然看的有點吃力,但他表示也是可以完成任務的。

 

對于考試寫不完卷子,教育部統編本中小學語文教科書總主編溫儒敏曾給出過解釋。2017年在北大的一次對談會上,他表示,高考語文正在改革,命題的一個變化是注意考閱讀量和閱讀速度,讀得太少太慢,就做不完卷子。根據調查,每年大概總有15%考生做不完卷子。

 

“選拔性考試,有15%做不完也正常。”溫儒敏說。然而這個解釋卻被各大教輔機構拿來做廣告,加重了家長和學生的焦慮。

 

在周志武看來,家長不可拔苗助長,過早給孩子太多的學業壓力,應當順其自然,在合適的年齡段做合適的事情,要根據孩子大腦的發育過程,合理開發其大腦能力,以適應社會多變的環境,而不是超越兒童正常生長規律去急于求成。

 

“為了孩子,什么錢都敢花。”魏先生感慨道。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,家長們越來越焦慮,唯恐自己的孩子落后于人,所以再多的錢也肯花,再貴的班也得上。兒童心理專家就指出,家長如果著急焦慮、盲目跟風,把年幼的孩子推進培訓班進行所謂“全腦開發”,其實是違反孩子正常成長的規律,最終只會傷害了孩子。(來源:中新網微信公眾號


狼人干伊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