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侵權曝光 > 正文

說好的數萬元英語培訓費0手續費分期付,如何變身“培訓貸”?

作者:王淑娟 鄭生竹 宋佳    來源:新華網    更新時間:2019-10-23 11:13:59   【發表評論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
被告知數萬元英語培訓費可以0手續費分期付款,沒想到卻入“坑”被貸款。“學費分期成就高薪人才”“分期付款實現夢想”……不少培訓機構打出的誘人廣告背后陷阱重重。

 

有消費者反映,當前,一些培訓機構宣稱可分期支付培訓費,但實際上是誘騙學員貸款。近期,知名培訓機構韋博英語多地關店,不少沒有完成課程學習的學員,卻被迫繼續償還金融貸款。

 

不知不覺分期付款變貸款,培訓機構關門學員被迫繼續還款

 

面對費用高達45800元的英語學習課程,上海的曹女士原本有些猶豫,卻沒禁得住韋博英語銷售員的“忽悠”:據稱,該機構與招行信用卡有合作,可以0手續費分期付款,支付一筆頭款后,后續每月只需支付1400多元。

 

2018年11月,曹女士與韋博英語簽訂了“入學注冊合同”。直到韋博英語關店,看到很多維權的人說被貸款了,她才發現自己也上當了。曹女士表示,她后來才得知,所謂的分期付款實際上是貸款,以其名義借出的3萬多元貸款,早已由銀行一次性支付給了韋博英語。

 

韋博英語關店后課程已經無法完成,但因擔心不按期還款會影響征信,曹女士只得繼續償還這筆被強行綁定的貸款。

 

在一個400多人的“招聯金融退款微信群”里,不少人反映遭遇被貸款。

 

“當時,韋博英語只說與招聯金融有合作,可以0利率分期繳費,沒說是消費貸款,還說退學時隨時可以取消還款。”上海的沈女士今年6月在韋博英語給女兒報名了40800元的課程。在韋博英語工作人員的推薦和代操作下,使用了招聯金融的教育分期。“本來是為了規避培訓機構跑路的風險才選擇分期支付,沒想到卻掉進了貸款的‘坑’。”

 

記者從上海市消保委獲悉,2019年10月以來,與韋博英語相關的投訴激增。據悉,韋博在全國范圍內關店涉及大量學員,其中大部分都用了貸款,牽涉的既有商業銀行也有互聯網金融平臺。

 

韋博英語事件并非孤例。“新華視點”記者在“黑貓投訴”和“聚投訴”平臺發現相關投訴達上千條。投訴對象包括韋博英語、華爾街英語、英孚英語等培訓機構,投訴金額集中在2萬元至5萬元不等。

 

混淆概念宣傳、代客操作掩蓋貸款實質

 

說好的分期付款是如何變成貸款的?

 

記者走訪上海、北京、南京多地的教育培訓機構發現,培訓機構大多將課程周期設置為1至2年,有的甚至長達4年,高額的培訓費用下,為了讓消費者“掏腰包”,培訓機構往往誘導學員用分期交費來降低報名門檻,并混淆概念,掩蓋貸款實質。

 

大部分學員表示,銷售人員一直宣傳是分期支付,因此,他們以為分期付款的對象是培訓機構,并不知道實際每月支付的錢是在進行金融借貸還款。

 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師事務所律師周建表示,培訓機構隱瞞貸款的事實,并以分期付款誘導消費者簽署合同,可能構成欺詐。

 

在操作環節,一些培訓機構以協助填寫機構驗證碼等各種理由“代客操作”,直接通過學員手機進行貸款申請。

 

北京的林女士告訴記者,報名時,韋博英語的工作人員熱情主動地幫助完成了整個手續,“只要我提供了一張身份證復印件,其他都是銷售人員在我手機上操作的。”事實上,正是在這類手機操作過程中,學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簽署了與銀行或金融機構的借貸協議,成為貸款人。

 

記者體驗發現,“培訓貸”申請流程很簡單,手機下載相關APP或者直接在微信公眾號就能操作,從注冊、申請、提交材料,整個流程僅需幾分鐘。記者在一家銀行的手機應用里進行消費分期,登錄賬號后,不用提供任何身份證信息,也沒有人臉識別等身份識別,就輕松申請了分期。

 

一些學員質疑,為何金融機構把個人的教育貸款直接打給培訓機構?金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出于資金風險控制的考慮,為防止資金被挪作他用,與教育相關的貸款通常都是直接受托支付給相關培訓機構,但多數學員對此并不知情。

 

一些韋博英語學員提供的合同中寫道:學員通過第三方分期支付費用,學員應與該第三方單獨簽署相關協議;韋博英語對于學員與該第三方簽署的分期付款協議不承擔任何責任。不少學員說,報名過程中只和培訓機構簽過合同。但他們并不知道,在手機操作環節已經悄悄勾選了與金融機構的協議。

 

“需要注意的是,一些教育培訓機構與金融機構合作存在很多不合規的環節,沒有充分尊重消費者的知情權、選擇權、公平交易權,涉嫌強制、搭售貸款分期業務。”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說。

 

銀行以及金融平臺為何樂于與培訓機構合作辦理相關業務?多位金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培訓機構會以獲客費、市場營銷費等名義支付一筆費用給金融機構。

 

違反培訓收費相關規定,應加強對貸款資金的管理

 

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明確要求,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,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。

 

記者調查發現,通過“培訓貸”,培訓機構從金融機構一次性貸出學員應繳納的學費,再由學員還貸給金融機構,以規避教育監管。

 

事實上,“培訓貸”已成為培訓機構的重要商業模式,培訓機構借此吸引學員,提升業績,獲得的資金用于擴張。由于資金缺乏監管,一旦培訓機構跑路,風險就暴露無遺。

 

上海市金融工作局6月發布關于“培訓貸”的風險提示指出,部分正規培訓機構表面上提供課程費分期服務,實質卻通過實際貸款機構一次性向客戶發放貸款,貸款金額直接委托劃轉至培訓機構,客戶后續通過分期方式進行還款。此種經營模式,若涉事機構在經營過程中出現問題,易產生客戶未能正常接受服務的問題。

 

“金融機構為擴大市場份額,容易降低對培訓機構的風控力度。”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研究員王鳳巖認為,金融機構應當優化與培訓機構的合作方式,加強對機構的審核和貸后管理。不僅要審核借款人,更要監控培訓機構經營財務動態,做到風險早發現、早應對,以降低因培訓機構跑路給消費者造成的資金損失。

 

劉俊海提醒,現在各類金融貸款和移動支付非常便捷,提供消費金融的機構也越來越多,對于消費者而言,要認認真真看合同,不要輕易讓別人幫助操作,保護自身權益。(來源:新華網


狼人干伊人